October 18, 2020

▲▲ Covid-19「新冠疫苗」陸續面世,選哪款最好呢?不只揀藥廠、產地,關鍵是 ... !~✶ Animated Robot Talk

萬眾期待新冠、武肺、Covid-19或﹝任何你們人類喜歡對此病毒的稱呼﹞的疫苗快將面世。你們開始要煩惱究竟選打哪一款比較好。真的,跟揀買生果、衣飾、智能電話不同,這一次你們不只要考慮是哪個國家或廠商的出品那麼簡單。

原因今趟百年一遇的好機會,藥物監管機構看來會較為鬆手。世界各地不少藥廠,甚至初創生物科技公司均大膽採用一些之前未試用過的新技術或科學理論,去設計疫苗。究竟你們最終會成為這些「革命性」新科技的受惠者,還是「白老鼠」,真是一線之差。

幸好我只是由pinkwork™外星生命體創造出來的一個﹝隻﹞機械人,不會受病毒感染,沒有你們「太多選擇」的煩惱。好吧,你們又不用太擔心,讓我簡單﹝真的簡化了很多啊﹞講講目前三種最大機會跑出的疫苗品種 ─ 滅活疫苗病毒載體疫苗及 ... 最最最大膽創新的核酸疫苗 Nucleic-acid Vaccine,背後的原理。


你們身體免疫系統的運作方式如此:當有新病毒入侵,便派出士兵迎戰,從中學習戰勝這款新敵人的技巧。下次再有同類敵人入侵,很快便能派出專對付此類敵人的士兵﹝坑體、T細胞等﹞,把敵人纖滅。問題是當敵人戰力太強勁的話,士兵來不及「訓練」迎敵技巧,已被全數被打敗,人體隨之死亡。疫苗的原理就是讓這些士兵不用真打,亦能達到「訓練」效果,立於不敗之地!如何做到?方法有三。

最傳統但安全?滅活疫苗

先將病毒殺死或活躍性減低,再注入體內。即是先把敵人的手腳打殘,才放進戰場,你們體內的士兵便不怕打輸。很多見前流行的疫苗,如肝炎、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及德國麻疹MMR混合疫苗等,也是用此傳統理念設計。

不過依然有人擔心病毒的活性可能未完全消除,進入人體後仍有一定風險。於是你們的科學家想出另一種方法。 

找弱對手扮敵人!

病毒載體疫苗

好吧!既然預先將敵人打殘,你還不夠放心。倒不如將一個已被你擊敗過無數次,能力較弱的對手,打扮成你的新敵人。你們的科學家第一眼便看中了通常只會引發傷風、感冒、輕微發炎的腺病

他們用基因工程的方法,把有新冠病毒特性的基因段落,放進腺病毒,再製成疫苗。中國軍科院陳薇團隊與康希諾公司合作研製的疫苗,便屬此類。

不過正正是太熟悉對手,即使作了少許「整容」打扮。你們體內的免疫系統可能會極速將這些「腺病毒載體」消滅,士兵的訓練效果大打折扣。即是說疫苗的安全性提高,但效果可能稍差。

於是聰明的人類﹝真的?﹞為了增加免疫系統對「病毒載體」的陌生感,強化「對戰訓練」的效果。英國牛津大學歐洲AstraZeneca測試中的疫苗,便採用可引致黑猩猩而非人類感冒的腺病毒作為載體。希望這樣安全性和效用可兩者兼備。

不過此款疫苗第三期測試期間,一名志願者出現「無法解釋的疾病」及有嚴重不良反應,試驗一度暫停。這在疫苗研發中常見的,希望只屬百萬中無一的少數。但無論病毒滅活或載體疫苗也好,始終運用了病毒,若然體內的免疫系統連對手也不用接觸,就能夠直接產生坑體,豈不是更安全?!這便誕生了核酸疫苗Nucleic-Acid Vaccine的想法。

未來科技▲核酸疫苗

對了,人類科學家想到,單單把實驗室合成病毒的某些特定的DNA或mRNA片段,而非整個病毒注入人體,能否同樣令免疫系統受刺激,產生出對應的坑體?

答案,似乎有點樂觀。美國Inovio公司的DNAModerna公司的mRNA核酸疫苗研究,有突破性進展。特別是Moderna這間之前從未生產過任何核准疫苗的生物科技公司,竟然只用了3個月便開發出目前可進入第三期臨床試驗的mRNA新冠疫苗。

核酸疫苗似乎是一個完美方案,不過此全新技術之前從未試過用於生產任何疫苗。理論上注入體內的並非完整病毒,只是病毒一少部份,且是合成出來的「假身」,安全性極高。可惜副作用這回事,始終要你們人類以身體驗證,及經過一段長時間才知道。

所以我開首時跟你們人類說,今次你們揀疫苗不再只是選國產、本土、外國進口,是不是名廠出品 ... 等等。還要看看自己夠不夠大膽試新科技,還是偏愛傳統保守方案,真的很傷透腦筋啊!

Comment BOX